十年前光彩市场造富运动 如今商户月收不抵房租

河南商报2017-07-14 07:17

十年前光彩市场造富运动 如今商户月收不抵房租

光彩市场内,客流稀少

十年前光彩市场造富运动 如今商户月收不抵房租

2015年,光彩市场内卖小吃的临时摊位一家挨一家

十年前光彩市场造富运动 如今商户月收不抵房租

大豫陪看团第四季火热征集中,东西南北四条线,去哪由你决定。

点击直接参与报名

河南商报记者 李兴佳

实习生 张贺明 李青彦/文

记者 张郁/图

郑州市东太康路、人民路、二七路围合成一个“金三角”,这里寸土寸金,围合区域有一个“光彩市场”。

十年前,光彩市场进行的是一场造富运动:门面是香饽饽,托关系不一定抢得到,年营业额6亿元,27平方米的“接发店”月销七八十万元;如今,光彩市场像一个垂暮老人,人流量骤减,有商户月收抵不上房租,市场降租仍难现昔日辉煌。

【今日光彩】

客流稀少 有商户月收抵不上房租

36℃的高温,没有一丝风,骄阳下的光彩市场像一个蒸笼。几乎没有顾客,上午11点,一条街的开铺率尚不足三成。

商户李女士躺在自家店的躺椅上,无奈地向河南商报记者摊开了7月份的交易记录:7月1日,成交额为零,2日利润为115元,3日净赚135元……6日净赚30元,7日利润为40元。

“一天净收入只有高于200元,才能抵得上房租,低于200元,就是在赔钱。”按照这个说法,7月份的第一周,李女士每天都在赔钱。

做女装的胡女士怀念四五年前,“2012年左右生意好的时候,利润相当于现在的几倍呢,每天晚上都是人挤人。两年前我接这个店时没转让费,搁过去空转费得10万元,现在生意不好做,都没有转让费了,整体租金也在降。”

王女士挂出了转让牌,却少有人问津:27平方米的铺子,月租7000元,三个月一交,押金一万元;12平方米的铺子,月租4500元。

仿佛被闷热的天气传染,光彩市场似中暑老人,变得倦怠无力,失去了往日光彩。

【印象光彩】

时针往回拨十年 光彩市场并非这般模样

那会儿的光彩市场耀眼得像一颗明星,是郑州人的潮流聚集地,是一代郑州人的难忘记忆。

传奇也是在这段时间里创造的:平均每日客流量达万人、年营业额最高时达到了6亿元。2006年人民网曾报道,光彩市场是曾经与北京的秀水街、上海的襄阳路并立的全国三大淘宝胜地,号称“北秀水、南襄阳、中光彩”。

A.一周六天逛光彩

“时间啊,你慢点走,我还想在这里端着酸辣粉,举着烤鱿鱼,边吃边逛光彩。”这是上班族小袁对光彩最深切的呼唤。这也是走入社会的光彩一代人对于那个逝去青春的集体怀念。

在这代人的记忆中,光彩市场自有其魔力,像现在的北京西单、上海城隍庙。“骑着小公牛山地车,到艳芳照相馆一停,往前走一段儿,就开始逛光彩,拥挤曲折的摊位、此起彼伏的吆喝、浓香四溢的美食、花花绿绿的时装……”

对于外来的郑漂族、学生党,光彩也以最大胸怀接纳。小丽说:“2001年上大学到了郑州,那时候光彩是个很时髦的地方,我曾经创造过一个星期七天有六天都去逛光彩的纪录。那时候的光彩能充分满足我们的购物欲和对时尚的诉求。”

B.27平方米小店月销七八十万元

光彩市场一路走来,老王不可不提,他是见证者和经历者,更是受益者。

他九年前开的“光彩专业接发店”,家喻户晓。2008年,老王东拼西凑了两千元,在光彩市场租了个门面,“当时想着一个月赚个两千元就美翻了。”

结果,生意好得一塌糊涂,5.8平方米的店铺扩增到27平方米。“最忙的时候,十二三个店员招呼不过来,生意最好的月份,一个月销售额达到七八十万元。”

近年,老王也感受到了光彩市场的阵阵寒意,以往一直往上走的趋势被打破了。可他觉得,还得感谢光彩市场成就了自己。

光彩市场完成了一个时代的造富运动;也正是这些“老王”,成就了光彩市场。下一步,垂暮之年的光彩市场如何重焕光彩?

十年前光彩市场造富运动 如今商户月收不抵房租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