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沉默和暴怒里 可能藏着最深的爱意

腾讯房产·郑州站2018-06-14 09:27

暴怒的父亲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

“你耽误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练习,这两个小时你永远也找不回来了!一切都毁了,你没理由再活下去了!我为了你放弃我的工作,放弃了我的生活!你妈为了你拼命工作,勒紧裤腰带过日子,每个人都指望着你。你不能灰溜溜回到沈阳!人人都会知道你没考进音乐学院!人人都会知道你的老师不要你了!死是唯一的出路!”

这是在郎朗自传中提到的,与父亲郎国任之间发生的一次激烈冲突,父亲塞给郎朗一个药瓶(事后才知道里边是抗生素),逼迫他吃掉全部30颗药片。郎国任吼叫道:“如果你不吞药片,那就跳楼!现在就跳下去!跳下去死!”

那是在1992年,郎国任辞去了特警的工作,带着9岁的儿子从老家沈阳南下北京求学。他们租住在一间脏乱的公寓,生活费和学费全靠母亲节衣缩食省下工资寄来。然而,出于某种隐晦的理由,郎朗的老师莫名反感这个孩子。对于中央音乐学院的权威教授,郎国任是毫无保留的信任和膜拜,他坚信是自己的儿子没有达到老师的高标准,在一次郎朗晚归后,父子间爆发了这场著名的冲突。直到郎朗用拳头猛砸墙壁,企图以毁灭自己来发泄一个孩子无法承受的压力和愤恨。

郎国任惊恐地大叫:“停下来!”

他跑过来,搂住郎朗,开始抽咽:“对不起,儿子对不起,我不想要你死。我只想要你练琴。”

总是沉默的父亲,一代人的亲情缺失

有人说:我们是没有父亲的一代人。

长久以来,父亲两个字,在我们的眼中是沉默,或发怒的代名词。我们会愿意向母亲倾诉烦恼,展露软弱,而面对那个总是很晚回家,承担着生活重担,严肃严厉的父亲,我们却总是逃避,或者对抗。

那个时候,八零后眼中理想的父亲模型是郑渊洁,特立独行,桀骜不驯,反各种不公和霸凌,看体制不顺眼就让儿子在家念私塾,永远跟孩子并肩同行。

而我们的父亲呢?他不会和我们玩闹,不会向我们敞开心扉,只会在我们考得不好,拿回刺眼的成绩单时,阴沉着脸,抽出皮带。

我们成为了父母,才开始理解父亲

前一阵子《摔跤吧,爸爸》上映,让很多人开始重新思考父亲这一角色。

不是每个家庭的父母都可以视野宽广而民主,在偏远闭塞的地区,在出路狭窄的时代,看似暴君的父亲将自己的梦想强加给儿女,实际上,也是强行改变了他们在这个社会中被注定的人生轨道。

郎朗的父亲说:“你不能回沈阳去,死也不能回去。”他表达十分激烈,口不择言,他不太懂得如何同孩子交流,但他深知儿子的才华只有在一个更大的平台上才能被发掘和赏识。

直到郎朗长大了,他开始懂得父亲,懂得父亲的局限、抗争、为难。如同《摔跤吧,爸爸》中的两姐妹,当父亲已经决定放弃的时候,孩子们却真正地开始体会父亲的良苦用心。

生而贫穷的父亲,把自己在那个年代的焦虑和不安传达给了下一代。他们对我们的成绩无比在意,他们会在我们考试不好时像一头发怒的狮子,他们囊中羞涩,却在给我们交学费时无比爽快。其实,父亲是希望我们能打破已经在他身上的桎梏。

一直到近年,在时代的转折中成长起来的八零后们自己当了父亲,开始思考家庭伦理,加之媒体发达,各种育儿文章层出不穷,我们知道了该怎么做一个能和孩子交心的父亲,学会了和孩子成为“哥们儿”,却依然传承了父亲对儿女们成绩、入学的看重。

当年的朗朗父亲,会带着朗朗从沈阳来到北京学钢琴,会面对中央音乐学院的教师低声下气,如今的我们,也会为了孩子的入学资格千方百计换学区房,也在微信群里对孩子的老师毕恭毕敬。

当男人成为了父亲,便学会了父亲的担当——为孩子的更上一步,你可以不顾一切。

朗悦公园道1號,用名校犒赏作为父亲的你

郑州,一个实际人口远超1000万的大城。

这里的人们已经习惯了在孩子读幼儿园时彻夜排队,在孩子上小学、中学时为一个就读资格想方设法,多付几万甚至十几万,巨额租金全家陪读。各种名校学区房更是稀缺紧俏,价格领涨全城。

也正因如此,当朗悦公园道1號在五周年之际推出直读外国语的65㎡小两房时,这个“特别版”的产品,让多少为了孩子教育而奔波的父亲为之兴奋。

首付15万,直读外国语。17年97.12%的一本上线率傲视群雄,朗悦慧外国语中学,用高的起点,铸就孩子更好的未来。这个父亲节,朗悦公园道1號65㎡小两房,给作为父亲的你,一个更好的选择!

父亲的沉默和暴怒里 可能藏着最深的爱意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