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语

新年过后,郑州各种城中村拆迁的消息迎面而来,庙李、刘庄、高皇寨,将于3月底开拆,陈寨、柳林的拆迁工作紧接其后,数十万郑漂们耐以生存的家园即将成为历史。

此时此刻,我们用镜头记录着城中村拆迁的过程,我们聆听着不同郑漂们的声音,我们等待着,更多的郑漂们加入我们,一起讲述我们的城中村故事,一起回忆最美好的青春年少,一起记录我们曾经拼搏、奋斗,又爱又恨的地方。

导语

新年过后,郑州各种城中村拆迁的消息迎面而来,庙李、刘庄、高皇寨,将于3月底开拆,陈寨、柳林的拆迁工作紧接其后,数十万郑漂们耐以生存的家园即将成为历史。

此时此刻,我们用镜头记录着城中村拆迁的过程,我们聆听着不同郑漂们的声音,我们等待着,更多的郑漂们加入我们,一起讲述我们的城中村故事,一起回忆最美好的青春年少,一起记录我们曾经拼搏、奋斗,又爱又恨的地方。

text

curr/total page

城中村之“灾” 为何非拆不可?

2015年年底,郑州金水区相关部门再次放出消息,集聚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员的刘庄也启动了拆迁工作,届时,包括高皇寨、沙门、柳林等郑州北区四个村庄,将同时完成拆迁,四十余万“郑漂”,将不得不迁移。2016年春节刚过,返郑的漂族们还没从节日的欢乐气氛中走出,庙李、刘庄等城中村贴出拆迁时间表,各种消息齐发,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郑州租房价格普通上涨近10%。

拆迁迫在眉睫,房租也日渐高涨,郑漂们在纠结、无奈的心情中准备着搬离,很多人看着曾经这个容纳着数十万的城中村,曾经辉煌热闹美域为“小香港”“小澳门”的地方,曾经作为外来人口安身的承接地,突然一夕之间,迅速走向衰败。人们深感不解,不禁会问:“城中村为何非拆不可?”

详情

城中村拆迁在即 70多万郑漂们该何去何从?

从去年直至今日,郑州陈寨、庙里、刘庄、柳林等城中村拆迁消息,接连不断,再去城中村看看,搬家车出出进进、商铺的“疯狂甩卖”、村子旁的公告牌上清晰写着最后的搬迁日期···各种信息,都告诉每一个郑漂们,是时候该离开了。

对村民来说,搬走了还有拆迁补偿,还有安置房。但是,对那些从村里走出,还茫然无措的数十万郑漂们而言,他们又该何去何从呢?

离开城中村之后,大部分郑漂还是会选择租房过渡,其中性价比相对较高的老小区是最多的选择,租房的形式也以合租为主,租房形式有几种趋向:

详情

有人说,我们是这个城市的过客,来来去去,从来没有好好扎根过。有人说,我们是这个城市的新生力量,白天黑夜,我们在不同角落努力着。有人说,我们是城中村的“落脚难民”,酸甜苦辣,只有真正住过才能懂得。

城中村拆了,我们的心情很复杂,在搬迁的路上,第一次我们清楚的认识到,廉价的租房不再,低成本的生活不再,城中村拆了,我们如同站在这所城市的分水岭上,一个浪潮来袭,可能我们就要各奔东西了···

  • 自由歌手陈朋

  • 公益评论人韩青

  • 胡圣年

  • 郑漂姑娘

  • 董风

  • 郑漂吴相渝

  • 雅痞孟亮

  • 城中村的文青

自由歌手陈朋:城中村是我整个青春时候的回忆

最早知道陈朋,是通过的那首“郑州爱情故事”,歌词里出现的二七塔、烩面、胡辣汤、西流湖公园、碧沙岗公园、二七公园、紫荆山公园等,引起了很多郑漂族的共鸣。如今,郑州大多数城中村即将拆迁,很多郑漂将要离开,多重滋味之下,再听听这首歌,每个人都有很多的感概···


详情

公益评论人韩青:城中村是中国式的“落脚城市”

从2010年来到郑州,每次经历着城中村的拆迁,韩青也像所有郑漂一样,都不得不打包行李,寻觅新的住所。

说起拆迁,在韩青眼里,在城中村居住的郑漂们,大多数都是弱势群体。城中村拆迁后,会给村民们补偿,却不会考虑租户、商户的损失···

详情

胡圣年:庙李拆迁后 免费书屋将漂往何处?

年近四十的胡圣年出生于江苏农村,至今已在郑州漂泊了近二十年。这二十年间,他住过无数个城中村。大铺、小铺、张家村……不过,最让他难以忘怀的,还是庙李。

胡圣年从小爱读书,也爱藏书。在郑州的前十年,他一直在街头摆摊卖书···

详情

郑漂姑娘:作为生活在那里的郑漂 有些话我很想说

初见张家小妹,就有种亲切感,这种感觉就像是我们是很久不见的朋友,而郑漂、城中村都是我们互相熟悉的一种纽带,同是郑漂人,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城市,我们来自不同地方,但是这所城市的各种变化,都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···

详情

董风:终须再见 致那些把我留在郑州的城中村

郑州是很多人的梦想,初出校园,走过耳熟能详的大街小巷莫名的兴奋,大学城、二七塔、德化街、紫荆山,仿佛感觉到自己彻底成为了郑州的一部分。相信每个人在郑州这个城市打拼都非常的难,像是一朵漂浮的云,存在只随风走动,只为寻找自己的梦···

详情

郑漂吴相渝:城中村见证了我支离破碎的爱情

2014年,为了能和在郑州上大学的女友在一起,吴相渝抛下在驻马店打拼的一切,来到郑州。在此之前,他当过报社记者和杂志编辑,也做过酒店服务员和富士康工人。出身农村、高中毕业的他起初找不到工作,只能在东区一家酒店做礼宾···

详情

雅痞孟亮:三十而立 城中村是梦开始的地方

初见,他正在工作,站在那里静静地跟人说着什么。与想象中的地产从业人员不太一样,没有西装革履,也没有高冷到令人无法接近,孟亮蓄着整洁的小胡子,一身休闲装束,彬彬有礼,能让人第一时间想到“潮”“雅”之类的词汇···

详情

城中村的文青:被处女座调教过的狮子座大猫

“我老家新郑,也算是半个郑州人,上大学是在郑大上的,对郑州也算是比较了解,那时候就开始在城中村住,大铺、张寨、陈寨都住过,本来也打算自己写一篇‘那些年与前女友住过的城中村’。”

详情

  • 自由歌手陈朋

    自由歌手陈朋:城中村是我整个青春时候的回忆

    自由歌手陈朋:城中村是我整个青春时候的回忆

    最早知道陈朋,是通过的那首“郑州爱情故事”,歌词里出现的二七塔、烩面、胡辣汤、西流湖公园、碧沙岗公园、二七公园、紫荆山公园等,引起了很多郑漂族的共鸣。如今,郑州大多数城中村即将拆迁,很多郑漂将要离开,多重滋味之下,再听听这首歌,每个人都有很多的感概···


    详情

  • 公益评论人韩青

    公益评论人韩青:城中村是中国式的“落脚城市”

    公益评论人韩青:城中村是中国式的“落脚城市”

    从2010年来到郑州,每次经历着城中村的拆迁,韩青也像所有郑漂一样,都不得不打包行李,寻觅新的住所。

    说起拆迁,在韩青眼里,在城中村居住的郑漂们,大多数都是弱势群体。城中村拆迁后,会给村民们补偿,却不会考虑租户、商户的损失···

    详情

  • 胡圣年

    胡圣年:庙李拆迁后 免费书屋将漂往何处?

    胡圣年:庙李拆迁后 免费书屋将漂往何处?

    年近四十的胡圣年出生于江苏农村,至今已在郑州漂泊了近二十年。这二十年间,他住过无数个城中村。大铺、小铺、张家村……不过,最让他难以忘怀的,还是庙李。

    胡圣年从小爱读书,也爱藏书。在郑州的前十年,他一直在街头摆摊卖书···

    详情

  • 郑漂姑娘

    郑漂姑娘:作为生活在那里的郑漂 有些话我很想说

    郑漂姑娘:作为生活在那里的郑漂 有些话我很想说

    初见张家小妹,就有种亲切感,这种感觉就像是我们是很久不见的朋友,而郑漂、城中村都是我们互相熟悉的一种纽带,同是郑漂人,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城市,我们来自不同地方,但是这所城市的各种变化,都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···

    详情

  • 董风

    董风:终须再见 致那些把我留在郑州的城中村

    董风:终须再见 致那些把我留在郑州的城中村

    郑州是很多人的梦想,初出校园,走过耳熟能详的大街小巷莫名的兴奋,大学城、二七塔、德化街、紫荆山,仿佛感觉到自己彻底成为了郑州的一部分。相信每个人在郑州这个城市打拼都非常的难,像是一朵漂浮的云,存在只随风走动,只为寻找自己的梦···

    详情

  • 郑漂吴相渝

    郑漂吴相渝:城中村见证了我支离破碎的爱情

    郑漂吴相渝:城中村见证了我支离破碎的爱情

    2014年,为了能和在郑州上大学的女友在一起,吴相渝抛下在驻马店打拼的一切,来到郑州。在此之前,他当过报社记者和杂志编辑,也做过酒店服务员和富士康工人。出身农村、高中毕业的他起初找不到工作,只能在东区一家酒店做礼宾···

    详情

  • 雅痞孟亮

    雅痞孟亮:三十而立 城中村是梦开始的地方

    雅痞孟亮:三十而立 城中村是梦开始的地方

    初见,他正在工作,站在那里静静地跟人说着什么。与想象中的地产从业人员不太一样,没有西装革履,也没有高冷到令人无法接近,孟亮蓄着整洁的小胡子,一身休闲装束,彬彬有礼,能让人第一时间想到“潮”“雅”之类的词汇···

    详情

  • 城中村的文青

    城中村的文青:被处女座调教过的狮子座大猫

    城中村的文青:被处女座调教过的狮子座大猫

    “我老家新郑,也算是半个郑州人,上大学是在郑大上的,对郑州也算是比较了解,那时候就开始在城中村住,大铺、张寨、陈寨都住过,本来也打算自己写一篇‘那些年与前女友住过的城中村’。”

    详情

北区各大城中村拆迁的消息从年前说到年后,结果就是这回狼真的来了,郑州庙李拆迁打响第一炮,曾经经常被各种吐槽脏乱差的城中村可能真的就此就没了。说出那些年我们一起住过的城中村故事,不管是跟好兄弟一起搞基的美好时光,还是伴随着隔壁奇怪声音的无数个日日夜夜,当然也可以是各种励志故事,只要你敢写,我们就有三千现金、一千油卡等你拿!(范本参照如下↓↓↓)

  • 【城中村故事】再见邵庄村,再也不见~我的青春

    有人说,城镇化的推进造就了一批中国最舒服的农民,同时也是最特殊的农民,因为他妈的不种庄稼,种房子。

    在曾经的几年中,村里每个月都有旧房在推倒,每个月都有新房在建起,巨大的挖掘机和高高的脚手架你方唱罢我登场,村庄的体量便日益巨大了起来。

  • 【城中村故事】珍惜一起过的苦日子吧,因为苦日子很短哒!那些年,我的家…...

    看了几篇别人的城中村故事,蛮多感慨的,叫它“宿舍”也好,“家”也罢,都是记忆,是好是坏,泪笑并盈,都是生活,在城中村生活过两年,五味杂陈的两年。

    2011年大学毕业回郑州,2012年跟姐姐一起住过陈砦,但是因为上班地方较远,单位有宿舍,很少在陈砦久留,陈砦的日子就此略去吧!当然世事难料,平生最不喜欢搬家的我,后来经历过辞职、创业、创业失败、转行,先后住过两个老家属院,2014年搬到了柳林生活,这也是我此篇故事的起点。

  • 【城中村故事】90后大专肄业,城中村奋斗四五年,终于买车买房,人生选择大于努力

    人的一生,选择大于努力,如果当时继续上完大学,现在可能会是到处找工作,拿着3000元左右的工资,幸好2012年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。

    2011年6月来郑州上大学的,当时虽然不是第一次来郑州,但是来咱河南省会上大学,心里还是很激动的,一出火车站,才深深的体会到郑州是人多车多,座公交车都要排好长的队,当然这说明咱们河南人素质还是比较好的。

  • 【城中村故事】818我曾经租住的城中村,想念我那同甘共苦的室友们

    楼主是一名正正经经的80后,被大家说是被坑的一代!确确实实,楼主也这么认为!高二碰到文理分科,高考更是难上加难,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,跨出校门跳入了经济危机的社会,让我们觉得这个社会是多么的不美好!

    关虎屯,这是我们踏入社会租住的第一个地方,是个大的标间,朝南,光线很好,每天能晒太阳,记得当时我们只想着只要离上班的地方近,那时候没钱,没自行车,只有坐公交车。

Copyright © 1998 - 2016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
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